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應對  商事法律指南(一)
來源:法規處發布時間:2020-02-03閱讀:
  

商事合同不能履行的法律救濟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爆發,封城、取消集會、強制隔離、交通管制、延長企業開工等一系列強制措施成為重要的防控手段,相關商務活動也隨之受到一定影響或限制,一些原來存續的有序商事法律關系受到挑戰。部分已經簽訂的合同存在不同程度的履行障礙,商事合同履行爭議隨之而來。合同相關方在防疫關鍵時期如何及時妥善化解爭議,減少損失,有效維護良好的商事關系,也是相關市場主體當前關注的問題。

法律解析

1. 可以考慮主張“不可抗力”。本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作為甲類管理的乙類傳染病,春節前后在全國范圍內大規模流行。目前,全國集結力量支援武漢的同時,各省市都把疫病的防控作為首要工作,政府有明確強行性措施,春節假期也隨之延長,已經造成了大規模的交通不便、工廠停工等情況,WHO已宣布本次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且醫學界尚無特效藥物,滿足不可抗力“無法預見、不可避免、不能克服”的特征。依據《民法總則》《合同法》相關規定,參照非典時期法院的相關文件規定,可以在條件滿足時以疫情作為不可抗力抗辯,行使合同解除權、部分或全部免除責任。

2. 個案應對思路。若已簽訂的合同不能履行,可帶來延期履行、部分履行或不履行、變更合同或解除合同等法律后果。對于個案,比如貿易合同,受疫情影響的出口方首先可與國外進口方協商延期履行或變更合同履行方式;若仍不能實現合同目的,可提出解除合同。根據合同法的規定,合同不能履行的原因不是全部歸責于合同當事人的,可根據疫情對合同目的實現的影響程度,主張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

但是,當事人應在遭受疫情影響不能履行合同時,及時

向對方發出通知、提供證明,并盡可能地采取補救措施,減少損失。

如果此次疫情是在簽訂合同以前或者當事人遲延履行

之后發生的,或者合同不能履行并非由于疫情原因導致的,不能免除責任。比如,貿易合同中,國外進口方在沒有證據證明本次疫情使其所在國出臺了強制性規定而無法實現合同目的,而以本次疫情主張不可抗力抗辯而取消訂單的,不應得到支持。對于一些尚不能構成“不可抗力”抗辯的合同,當事人可以“情勢變更”主張變更合同或免除責任。

   法律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二款規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

《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的,不承擔民事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合同法》第九十四條規定了法定解除權,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

《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八條規定:“當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

分享到:

上一篇:

下一篇: